送体验金19元可提款

图片加载错误
新闻详情

菜畦拾趣

发布时间:2022-11-23 作者:老河口市分公司  熊明强 来源: 阅读量:64

旧年,公司在城东租了个库房,门口右手有一溜花畦,约十余平方米,里面长满野草,无人打理,不知荒芜了多年。

我生于农村,长于农村,于土地,有很重的情结。看着这荒草丛生之畦,了无生机,怪可惜的,遂想动动手,种点东西,一可怡目添绿,二可植菜润齿。

那天傍晚,征得监理人允可,我便来了兴头,找来铁锹,先铲去上面生长的杂物,拔出树根,然后,自西往东,把花畦翻挖了一遍。

这块花畦,土质是从外面拉进来后填的,里面掺杂大小砖瓦石子很多,我边挖边弯腰拣去,颇费功夫,不一会儿,身上便大汗淋漓,上衣皆湿。

犹忆儿时,那年秋作物收割后,阴雨连绵,阴阴晴晴的天气交替往复,在一块叫碾盘的地间,白花花的水洼一片。时至寒露种麦季节,土地还没有深耕,因为是稻田,拖拉机下田犁地轮胎打滑,根本不能翻耕,眼看着再耽误下去,就影响了冬麦播种。

包产到户后,各家各管自家的田亩,没办法,只有使用最原始办法,用锹去挖。记得我家有两垄地,由南往北挖,一家人排成一字形,一人手中一把锹,倒退着翻地。挖地,可是个力气活,急不得,也慢不得,用锹,使劲需均匀,挖出的土往前翻,还要不时地把前翻的土质,用锹砍成小块,以利天晴快速风干。这块地,我家挖了多久,已经记不得了,总之,挖地时,身上冒汗,两脚粘泥,干不上半天,地只挖了十分之一,手心也磨出了水泡,拿锹的双手,变得越来越沉。而今,只要我看见农人挖地,往日那一锹一锹往前翻地的场景,在心头永远也难以抹去。

那日,开挖这畦地前,听从了保安陈大哥建议,地翻后,莫急于播种栽苗,让土质晒上两周,再翻挖一遍,用钉耙拢平,这样才能使土活泛活泛,以适宜以后物长。

过了月余,我回了趟老家,把母亲种的韭菜挖了一兜,剪去老根,移栽了过来。俗语道:人不负地,地不负人,没过多久,我栽植的韭菜、同事种的辣椒、番茄、冬瓜、丝瓜秧在土地的滋润下各自生长,挂起果来……这不,经过一年多的闲暇打理,施肥、浇水、松土、除草、绿油油的嫩韭菜,又可以下刀釆食啦!割上两小把韭菜,回家去做韭菜盒子,或炒蛋、或配五花肉包饺,味均鲜美开胃,令口齿生香!

正是:

花畦失佳卉,野草没人膝。

出手去杂物,翻地汗浸衣。

植上起阳草,百日绿满畦。

闲来釆两捧,饺香多欢怡。

土地,万物之母!我深爱她,眷恋着她,今生今世,怎能释怀!

送体验金19元可提款(中国)大连有限公司